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羽魔法书

我,就是张羽!

 
 
 

日志

 
 

一杯花茶里的行为艺术江山——行为艺术在成都(系列文章02)  

2011-12-14 17:47:23|  分类: 张羽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杯花茶里的行为艺术江山——行为艺术在成都(系列文章02) - 张羽魔法书 - 张羽魔法书
 


一杯花茶里的行为艺术江山——行为艺术在成都(系列文章02

 

喝茶,在成都依旧保留了他最初的词源学意义,没有被网络语言异化,喝茶,依旧是一种日常的仪式,日常的行为艺术,对成都人和成都艺术家都是如此,很多艺术的灵光都是在茶馆里得以滋生。前几日,老边(赵庆)来成都,在偶家附近拐角的老茶铺小聚,二人相见,份外的熟,虽然从未谋面。聊了很多,的确记不起来,一切都被清香的末里花茶浸润化解了。说到这里我又自责了,无数次提醒自己做事要勤于随手记录,但还是被自己的懒惰败坏,真该向冠希童鞋学习,随时随地做到有图有真相。

 

凭着还没完全脑残的记忆力,我的记忆逐渐恢复了当时对话的一些内容要点:

 

一、说巴说蜀。

 

1、当然,老边来成都,肯定得恭维一下成都,我也顺水推舟聊起成都的那些人那些事,有好事也有坏事;非学术的江湖破事俺不想拿到博客上说,其实不说大家也明白,还是说说比较学术的吧。

 

2、有些学者和批评家在看成都(或者四川)的时候还是用老套的“艺术地理学”在看,动不动就什么盆地地理啊、气候啊、灰色调啊、自足和知足啊、好像丫的成都(或者四川)就是个灰窑子里的棉花糖似的?艺术家们就会关在家里画点朦胧油画?

 

3、首先,我得说,丹纳《艺术哲学》里的那一套“地理学方法”已经有点过时了,比如我,成天在Twitter和facebook上到处乱窜,和世界各地的网友每天见,和成都的朋友一年难得见一回,你说,我这是在什么地域呢?其次,成都(或者四川)并不只有安逸的一面,也有很硬朗的一面,历史上抛头颅洒热血的事情有哪一遭没有四川好汉啊?没有保路运动就没有武昌起义的成功,就没有后来的辛亥革命,明白么?因为湖北的新军大部队都被调遣到四川镇压保路去了,武昌城里没几个兵了。往近处说,河蟹王国里玩民逗的蝙蝠也数川人最多最顽强。

 

二、说行为艺术圈圈。

 

1、艺术圈圈的确是个怪圈,行为艺术圈圈更是怪圈,很多人都想做老大,这也难怪,做A谁都乐意,做B谁愿意啊?谁都嫌B难听。

 

2、因为谁都想做老大,所以行为艺术的学术文献梳理一直是空白,艺术家们都不愿意提及自己和自己裙带之外的艺术家,也就自然没谁去梳理了。说到这里,觉得我还算好,还在博客里提及一些和自己毫无关系的艺术家。

 

3、这江湖上不管写字的,还是玩行为艺术节的,玩到一定时候都成玩话语了,没人玩学术了,所以行为艺术十多年没什么实质进步。行为艺术家都比较自大,看不起别的艺术形式,但仔细比较,别的艺术形式如果持续十年,都有比较清晰的学术脉络和成果,但有人做了十年的行为艺术节,任何学术成果都没有?还好意思到处卖萌?

 

4、很多朋友都建议过我出面策划一个什么行为艺术节,认为我有这方面的能力和资源,也确实有房地产圈的朋友愿意提供丰厚赞助,但我对行为艺术节这种方式很怀疑,看过很多也参加过一些行为艺术节,基本上停留在很粗糙的party水准(无论国内还是国外),热闹一阵就过去了,没有任何学术价值。我还是想沉下来做点有“问题针对”的行为艺术课题研究。

 

三、说行为和艺术和社会。

 

1、现在我们谈的行为艺术是个泛指的艺术概念,从词源上讲,有侧重行动的行动艺术(Action art),例如波伊斯,也有侧重现场演示的行为表演艺术(Performance Art),例如约翰凯奇和白南准。显然,很多中国艺术家把这两个概念搞混了,喜欢纠缠“行动”和“表演”谁更正宗的伪问题。

 

2、行为艺术,乃至整个先锋艺术,都是“反正宗”的,中国艺术家却喜欢强调“正宗”,真是活见鬼。别给我提什么“行为以裸体为正宗”“行为以折磨身体为正宗”,更不要给我提什么“行为以伤害生命为正宗”,行为艺术没有正宗,只有还没有做的更多可能。

 

3、中国行为艺术远没有发展到可以书写确定历史的阶段,那些狗屎行为艺术中国文献展都是些三脚猫,任何企图立刻结论的行为都是自我意淫的话语争夺。

 

4、中国行为艺术需要解决想象力的问题,看上去有那么多风格各异的行为艺术家,其实就“三种套路”——A、玩时间长度,把一个小事情持续做上一周或者一年?B、玩身体消耗,折磨一下自己身体证明自己多有体能似的?C、玩血弄肉,这些鸟人不见血好像就找不到感觉?——不是么?大家仔细对照一下。

 

5、和老边谈到了超越传统超越西方,但谈不下去,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超越,这个话题有点太高大了,因为我不知道传统确指什么,也不知道西方确指什么。我只能做我力所能及的事。

 

6、我们身处一个问题重重的环境,每天一打开微博就能看到无数的问题,这是社会的不幸,但却是艺术家的有幸,社会现场给艺术提供源源不断的思考材料,艺术是需要社会土壤的,一个不自由的环境或许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创造动力,甚至带来与西方迥然而异的创作成果。

 

 

 

20111118张羽于成都【志怪斋】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