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羽魔法书

我,就是张羽!

 
 
 

日志

 
 

美丽是最温柔的毒素和最彻底的报复  

2008-07-12 00:39:24|  分类: 张羽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丽是最温柔的毒素和最彻底的报复》

         ——张羽评论薛博文绘画新作



美丽是最温柔的毒素和最彻底的报复 - 张羽魔法书 - 张羽魔法书

 

美丽是最温柔的毒素和最彻底的报复 - 张羽魔法书 - 张羽魔法书


马尔库塞在《单向度的人》里面谈到:资本主义文化工业最大的政治功效是制造一种美丽的陶醉幻觉,让所有人在这种幻觉中丧失对资本主义的批判能力和革命愿望。在薛博文的作品中可以看到一种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的正向批判,这种批判不是传统知识分子式的清高和对抗,而是一种JEFFKONNS式的一种正视和清算(一次彻头彻尾的清晰陈述,就包含了全部的批判——马克思的批判理论),我不想套用西方的批评方法,而是直接把薛博文的各个时期作品直接呈现。我最早看到薛博文的作品是一批命名为“斑马”的作品,这批作品有一种新装饰主义倾向,他直接秉承了英国新工艺美术运动和欧洲包毫斯“艺术即设计”的美学思想,整个作品仿佛都是明暗线条的设计,而不是绘画,在这个时候,薛博文的创作就天生带有一种以设计替代绘画的潜在倾向。这种倾向如果简单的追求风格化是很容易的,追求时尚化也非常容易,但是说句实话,我个人不喜欢这类作品,不过让我惊喜的是,薛博文突然出现了一批新的作品,让人眼睛一亮,在他新的作品系列里面,我们可以看到他超越风格化的努力,而进入一种真正观念层面的建构。我觉得,这是作为艺术家进入真正后现代语境的必然。在跟薛博文私下交流的时候,发现他已经很自觉地开始有了对自己的作品系统化的思考,按他自己的话来说,他想解构一种美丽的毒素,在他的观念里面已经有了更开放的社会性和批判性。而且在潜意识方面,也有了用非艺术解构艺术的意识。在思考这批画的时候,他不再是简单把它当成一张画来对待,而试图从社会学、经济学、生物学、心理学的角度进入一个关于“美丽有毒”的实验课题。我觉得评判一个当代艺术家是否成熟,必须先看他是否有了终身研究的课题和非艺术知识结构的交叉,而身体力行去用实证主义的态度去求证他的课题,顺便说一句,用这个标准看中国当代艺术家,大多数艺术家都还活在古典主义时期和现代主义时期,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艺术该去针对什么,更不知道说什么,也不知道怎么说,其结果只能产生形式主义的当代艺术,包括所谓的许多当代艺术大腕也不过如此。在薛博文的新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位年轻艺术家正试图从立体的多方位角度去求证一个微观的生命经验,他不再局限于单一的选题和单一的样式(就这一点,他已经超越他同时代的艺术家)。例如他目前的作品《花卉》和《蛤蟆》已经逐步出现生物学的视角,他更愿意把自己当作生物学家,去与动植物对话,通过花卉和蛤蟆的微观世界视觉化地呈现这个时代的生存状况,用喷枪绘制的方式更有力地呈现“物的实在”,让物的本质更精确,让观者不再被单纯的绘画技巧所迷惑(绘画技巧在这个时代是垃圾,只可能干扰物的本质)。薛博文的这批画充满了缤纷的色彩,与那些缺乏灿烂色彩的当代绘画拉开了距离。面对他的画,可以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疯狂美丽,这疯狂的美丽吞噬了人的视觉和心理,潜在的毒素通过极端的美丽充分地体现。在这一点上,他超越了同时期艺术家在表现消费文化时的套路,例如:美丽加一点腐败或者妖魔化。他更具有理性的批判选择,也更有可读性。在他正在着手的《蜜饯经济学》的方案中,也开始强调经济学之于当代生活的重要性。这一角度是全新的,在艺术家都不懂得什么叫经济学的时候,对这种命题方式所产生的作品不止是我,而应当是整个艺术界都应当期待的新东西,我相信,无论薛博文的性格和体格,都有足够的意志力去实证他的方案。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